k301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要闻 >

亚洲“货币保卫战”持续升级:1.2万亿美元外储也救不了日元?

来源:网络    2022-09-13 14:13:00    阅读量:7080    
1_14 1_15 1_16

美元对非美货币有所回落,但美元对日元持续上涨。外汇市场上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关注日本政策制定者的对策。

因为这将很可能决定年内美元升值背景下展开的“货币保卫战”是否会进入新的“篇章”...

是否干预:日本重温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往事。

日本上一次干预外汇市场以支撑其货币汇率是在1998年,当时大多数亚洲经济体都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冲击。现在,虽然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还远没有陷入金融危机的危险,但至少在外汇市场上,亚洲货币的大幅贬值足以唤起人们对20多年前那段尘封历史的回忆!

今年以来,日元对美元汇率“跌跌不休”,几乎没有停止过。截至上周末,日元兑美元汇率年内跌幅超过20%,不仅超过欧元、英镑等G10货币,也远远超过韩元、印度卢比、泰铢等亚洲新兴市场货币。

因此,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开始预计,日本政策制定者可能距离再次在外汇市场干预日元只有一步之遥。

日本内阁官房副长官木原信治(Shinji Muhara)在周日的电视节目中表示,日本必须采取必要措施,密切关注过度和单边的汇率变化。

上周五,在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会晤后,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就日元贬值发出了迄今最强烈的警告。黑田东彦表示,不希望看到日元快速贬值,增加了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随后,日元汇率当天一度企稳。

周二美元兑日元近期交投于142.60附近,交易员最关心的是该货币对是否会升破145关口。上周美元兑日元一度触及144.99,距离1998年日美联手干预汇市支撑日元之前的146.78水平不远。

业内热议:1.2万亿美元外储救不了日元?

对于日本决策者来说,与上次干预外汇市场支撑日元相比,日本的外汇储备弹药无疑更加充足。但外界仍认为,没有美国的支持,日本的单边干预不太可能轻易成功。

如果日本政府选择单独行动捍卫疲软的日元,其一大帮手将是自1998年以来积累的每日外汇储备,其增长速度明显超过了本币市场交易的增长速度——截至8月底,日本拥有1.17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而东京市场日均日元交易量约为4790亿美元。两者之比目前为2.4倍,1998年4月为1.4倍。

然而,过去的经验表明,尽管外汇储备更多,但美国的支持对日本政府干预的有效性仍然至关重要。1998年,日本政府在亚洲金融危机结束时出手干预,以提振日元。

当年4月,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日本政府光是支出就高达约210亿美元,勉强支撑了当月的日元,几乎相当于当时日本外汇储备的10%左右。此后,当美国和日本在当年6月决定采取一致行动帮助日元时,日本只花费了25亿美元,这几乎是单独行动时花费的零头。

因此,一些经济学家表示,日本政策制定者可能仍不愿轻易干预市场,尤其是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因为他们会担心此举可能适得其反,引发大量押注转而做空日元。

鉴于日本此前参与了承诺让市场决定汇率的G7协议,日本政府将需要看到日元进一步大幅下跌,以证明其行动的合理性。但在其单独干预外汇市场的情况下,最好的情况可能只是暂时打击投机者,给日元一个喘息的机会,但仍难改变大势。

事实上,当包括索罗斯在内的投机者在1992年做空英镑时,英国的外汇干预甚至都起不了多大作用。这给日本政策制定者敲响了警钟:当市场基本上对你不利时,对抗市场是有局限性的。

SP全球市场情报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田口晴美说,“实际上,我不认为日本会干预。日元疲软背后最大的原因是美联储连续加息。除非这种情况改变,否则我认为干预不会有影响。”

目前来看,美国显然不会支持日本的干预。当上周三被问及自7月份财长耶伦讨论日元汇率问题以来,美国财政部的立场是否有任何变化时,美国财政部发言人迈克尔格文(Michael Bloomberg)表示,“目前没有更多可以补充的。”

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月表示,日本和美国等G7国家应该让市场决定本国货币的汇率。只有在极少数特殊情况下,才有必要干预外汇市场。

“美国不会支持日本的干预,”索尼金融集团首席经济学家菅野正明(Masaaki Kanno)指出。“美国对强势美元感到满意,因为它有助于消除一些通胀压力。简单的解决办法是日本银行提高利率,但日本银行拒绝这样做。由于缺乏可持续的通胀,日本实际上是在束缚自己。”

“弹药”紧张:亚洲“货币保卫战”花钱如流水。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不仅日本将面临是否应该干预汇市以稳定日元的苦恼,整个亚洲地区的政治经济决策者也将面临强势美元威胁下亚洲“货币保卫战”升级的考验。

根据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的数据,亚洲新兴市场外汇储备充足性的一个受到密切关注的指标——一个国家可以用多少个月的外汇储备来支付进口——现已降至约7个月,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要知道,这个数字在今年年初是10个月左右,到2020年8月已经高达16个月,可见亚洲新兴国家捍卫本国货币的“弹药”储备正在逐渐枯竭。根据渣打银行的数据,目前的外汇储备可以满足印度约9个月、印尼6个月、菲律宾约8个月、韩国7个月的进口需求。

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驻新加坡的东盟和南亚外汇研究主管Divya Devesh上周表示,“形势的恶化表明,未来各国央行支持本币的干预可能会更加有限。总体而言,我们预计各国央行的外汇政策将变得不那么支持。”

另一家机构的数据也显示,泰国外汇储备占GDP的比例在年内下降最多,其次是马来西亚和印度,这表明它们是年内干预外汇市场最大的国家之一。今年,印度和泰国的外汇储备分别减少了约810亿美元和320亿美元。韩国外汇储备减少270亿美元,印尼减少130亿美元,马来西亚减少90亿美元。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美联储激进的紧缩政策刺激更多资金回流美国,亚洲新兴经济体央行年内一直依靠外汇储备保护本国货币免受美元升值的影响。外汇干预放缓的任何迹象都可能进一步加剧亚洲货币的贬值,其中许多货币最近触及创纪录或多年低点。

新加坡瑞穗银行(Mizuho Bank)经济和战略主管Vishnu Varathan表示,“以目前的烧钱速度,泰国仍然令人担忧,菲律宾、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也是如此,甚至连之前形势相对较好的马来西亚也变得更加危险。”

除了日本,许多亚洲经济体最近都加强了对外汇市场的控制。印度央行行长Shakti Kanta Das表示,该机构几乎每天都在监控货币市场,而韩国央行也表示将采取积极措施稳定韩元汇率。

“他们进退两难,”瓦拉森说。“强势美元、经济衰退风险以及因外部价格冲击而加剧的通胀,这些因素加在一起,意味着亚洲新兴市场央行不能想当然地认为,最严重的风险已经过去。"

声明:本网转发此文章,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文章事实如有疑问,请与有关方核实,文章观点非本网观点,仅供读者参考。